首页 > 历史军事 > 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 > 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加入书签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章节目录 第498章 齐王代魏(下)

作者:沅汰原创    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

    元善见听这话一惊,就走了神。

    高澄却顿觉心头热血上涌,他瞬间几乎狂喜。挣脱了元善见的手,一脚把元善见踹倒在地,未等元善见反映过来,高澄已经将手中的剑掷向他。

    元善见中剑不起。

    他又惊又怒地盯着高澄。不敢置信的是,他终于要死在他手里了。这真的成了事实。

    高澄身上的白袍已经脏污不堪,他再也不能置身事外。

    高澄热汗淋漓、气喘吁吁地看着元善见,“弑君又如何?尔这般不配为人之人更不配为君。我杀汝乃天意,失德败行尔乃自遭天遣。今日骂我之人尚不惧,更何论身后事?千百年之后谁记得尔何人哉?自以为是者,徒若人笑。”

    说罢高澄已是对元善见弃之不顾,转身便向殿内走去。

    元善见在血泊中盯着高澄的背影。他已无力再说什么,只是犹不甘心。

    孙腾长长地松了口气。他抬头看看夜空,月明星稀,他心中有种大事既成的感觉。他总算是没有辜负献武王重托。

    高澄进了殿内,走到大床边,轻轻坐下来仔细看元仲华。

    阿娈也跟过来。

    月光心里实在是难以忍受。自从高澄进了仁寿殿的宫院,他从未看过她一眼,心里眼里全都是元仲华。

    元仲华还是一动不动。她仅仅只是睁开了眼睛,看到高澄毫无反映,好像她从来就没有认识他,他只是个与她没关系的陌生人。

    “殿下,”高澄终于看到元仲华不再像刚才一样如同死人,心里已经是狂喜。

    但她对他毫无反映,又让他心里愧悔不已,滋味杂陈。如果能换回她如从前一样,他情愿付出任何代价。“下官辜负殿下……都是下官的错……下官不应该……”

    他说过他心里只有她一个人,他真的做到了吗?他看到她头上单只的金爵钗,喉头哽咽得更是要让他窒息了。

    是他为了月光变心在先,忽略了她,才让她横遭此难。

    元仲华的眼睛里还是没有一点喜怒哀乐,无怨无恨视同路人地漠然看着他。

    悔之不及,比死还让人难受,高澄此刻才体会到。

    同样在殿内的月光听得更是心里难受。高澄对元仲华有什么错?他错在哪里?他不应该做什么?

    原来她以为的得到现在看来全是一场空。

    元仲华的嘴唇终于轻轻张了张,而并不是在唤高澄的名字,清清楚楚的两个字是“菩提”。

    高澄起身抱起元仲华。他要回自己的府第,这个地方他再也不想多呆一刻。

    夜渐深,邺城终于平静了。

    被血浸透了的魏宫空了。

    整个齐王府彻夜不眠,太医令们穿梭往来。

    天终于快要亮了。这一夜漫长又短暂,但它终将还是要过去。

    汤药能治病,却未必能救命。

    高澄从狂喜中清醒过来。

    他心里怕了,快要绝望了。

    在仁寿殿看到元仲华醒来,他以为她会无恙。只要她好好的,他们就能回到从前。

    可是夜一寸一寸挨过,黎明一点一点到来。他最后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要走了,他没有一点办法能留住她。

    这一夜是他们最后的一夜。这一刻就是生离死别。如果能够,他希望这一夜永远不要过去。

    暴怒之下赶走了无用的太医令。奴婢们垂首敛声立于庭中等候吩咐。乱作一团的院子里在吵闹了一夜之后终于安静下来。

    高澄忽然觉得浑身无力,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渺小无用过。连自己最想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最想留的也留不住。

    几乎是挣扎着走入内寝中。

    元仲华躺在自己日常用的榻上,神色很安详。她面颊上的紫胀都已经退去,好像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好像昨天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看起来就像是她立刻就能从榻上起身,像从前一样微笑着叫他“阿惠”。

    他心里多不愿意承认,可是他没办法骗自己。这种绝望挥之不去,像噩梦一样对他纠缠不放。

    高澄在榻边坐下来,俯身低头看她。

    元仲华仍然睁着眼睛,数个时辰,她并未合眼。好像在等什么。

    世子菩提、四郎阿肃、小郡主无邪都被领走了。

    高澄痛悔不及。他答应过她许多事,但并未做到。此刻他恨不得回转天日,只求能有机会重新再来。

    “殿下……”高澄开口便流泪。想起这屋子里的多少往事,都已经不能再得了。“下官情愿什么都不要,只求殿下回转。”他已经泣不成声。

    元仲华还是那么看着他,像是看一个与自己无关的陌生人。她难道再也不肯相信他了?高澄心头痛得如被刀割。

    还想听到她叫“阿惠”。他确实听到她叫了“菩提”,回府后也能断断续续和儿女,还有阿娈说了一些话。为什么对他如此吝啬,一语不发?

    “殿下若不能生,下官虽生犹死……殿下若死,下官生不如死……”高澄泪湿沾襟,哽咽得泣不成声。所有一切在他心里现在都变得毫无意义。

    “郎君……”元仲华终于虚弱不堪地轻声低唤。她的眼睛里有了神采,就好像从麻木中苏醒了,像是一个完好无损的人。

    高澄惊讶地止了哭,满是泪的绿眸子看着元仲华。她从来没有这么叫过他,真像是她与他不相识。“愿……郎君……情常浓、身常健……”

    她这是什么意思?

    “殿下!”高澄情急几乎贴上她身子,“下官……殿下无恙,阿惠才能情常浓、身常健!”

    他没唤起元仲华任何的共鸣。

    元仲华最后极淡地露出一丝笑意。“郎君……不必再……妾去了……再无相见……”她的气息急促起来。渐渐加粗,加重。

    高澄抱起元仲华,不停唤“殿下”。他要她再留一刻,让他示之心肺。

    元仲华始终没有叫一声“阿惠”。直到她在他怀里气绝变冷。

    高澄痛如剜心。他没有机会了,无论他再说什么,她也不会再听到。

    最后一夜,终将过去。

    正因为心中藏之,永世不忘,所以才执念深得不能拂去心中所受的伤。

    从此世间再无元仲华此人了。

    高澄忽然哭不出来了。他沉默了,没有任何话想再去说。

    府第里却热闹起来了。

    热闹不是因为喜庆,是因为大丧。

    漫天一片惨白,哭声震天,吊孝者川流不息。

    元仲华的屋子空了。人已入敛,当时高澄见到棺椁盖上之后便晕厥在地。

    在元仲华的屋子里闭门不出,不见任何人。有时候迷迷糊糊睡去,等到醒来又未见她魂魄入梦,心里更添痛楚。

    话也未曾说几句,凡事不理。丧事中的大小事宜全都由黄门侍郎崔季舒代为主理。

    谁都不明白,为什么齐王将王妃安葬之处选在了中皇山娲皇宫。

    只有阿娈是明白的。唯有那时候的元仲华最快乐。

    阿娈走入内寝中。这屋子马上就要空了。之前热闹之地,之后也许荒芜。想到这儿她就心如刀搅。世子年龄尚幼,话都不怎么会说。郡主无邪更是刚落地的小婴儿,更不知已失母。

    生母逝去,不只是孩子失恃,等到孩子长大了恐怕也不会记起生母。元仲华终将在荒草坟冢中慢慢被人遗忘。

    高澄穿着粗麻布的疏衰裳,牡麻腰绖束腰。头上未戴冠在榻上半躺半坐。他听到有人进来并不理会,只是无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阿娈走到榻前轻轻唤了一声“郎主”。见高澄未说话,她从元仲华用的金镂枕下面拿出半截玉笛奉上。

    高澄这时方眼前一亮,很快伸手接了过来。

    阿娈忍悲道,“此物一直放在主母枕下近身处,时时拿来细看,从未离弃。”

    元仲华从前的那只笛子因为是少时高洋所赠,被高澄一怒之下摔了。这一支是他所赠,只是后来又被元仲华不小心掉落,断为两截。

    如果她从未丢掉这断了的笛子,是不是她从未在心里抛弃他?竟是这玉笛比他更得她亲近。高澄此刻恨不得立刻死去,魂魄附在玉笛上伴她长眠地下。

    见高澄不再那么神情麻木,阿娈才借机回禀道,“孙太保、崔侍郎都等着见郎主。”

    高澄手里握着玉笛仔细抚摸细看,终于在长长的沉默之后道,“命他们书斋候见。”

    天冷了,只是书斋里还没有火盆。

    书斋里满是人,显得有些拥挤。原本焦灼不堪的等待在听到禀报说齐王来了,所有人都涌出来。

    果然看到高澄正缓缓走进院子里。他身上穿着齐衰孝服,科头、发髻凌乱,首如飞蓬。他双目通红,颌下都是杂乱的青髭。人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几乎让人认不出了。

    等在这儿的人不只孙腾、崔季舒,还有高阳王元雍。此外还有陈元康、崔暹、高岳、司马子如等。

    谁都没敢先说话,众星捧月般把高澄迎入书斋内。

    高澄心里自然明镜似的知道是何事。他走进屋子里,乍然想起元仲华在这儿和他最后共度一夜的时候。那时他满心里只有月光一个人。再忆及只有又悔又痛。

    看到高澄在大床上坐下来,还是神思不属。其他人各个神色有异,还是没人说话。

    直到高澄自己抬起头来逐一看过。他眸子一扫之间锐利四射,让人安心松了口气。

    崔季舒先道,“天命至此,意在郎主身上,郎主勿再推辞,国岂能一日无君?”

    崔季舒这话一说,孙腾、高岳等人齐齐跪下请命,接着便是众口一辞。

    所谓天命所归,这结果也都是早晚预料得到的。况且事到如今,还有谁能再来做这个皇帝?

    高澄不为所动,神色淡然,“此等烦劳事,何必来找我?”

    元雍这时福至心灵,第一个膝行上前道,“明公若不允,天下谁能担此重任以解救苍生?”

    司马子如、孙腾、高岳道,“大王继献武王基业,吾等旧臣只愿拥立大王。”

    陈元康、崔暹等本来就是高澄的心腹,自然是一万个愿意如此。

    高澄沉默不语,只听人七嘴八舌,自己并不表态。

    崔季舒把握着时机道,“天下祸乱,生灵涂炭久矣。欲保生民,安定邦国,非大王不可。大王忍见再有人受屠戳?”

    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众人所请。意思全都和崔季舒说的一样。

    高澄听了只点点头淡淡道,“我意已决,诸公不必再请命。”

    众人安然而返。

    自这一日起,这样的事如此三次,高澄才应所请。

    冬日终于来了。初次下雪是薄薄的一层小雪。但只这一点雪就把邺城装饰得如同白玉无暇,仿佛一切都恢复到了干干净净。

    为了迎入新天子,魏宫中重新装饰一新。

    既出预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新皇帝的寝殿果然没有选在仁寿殿,而是选在了显阳殿。

    国号定为“齐”。曾经的魏宫改头换面,从今以后就成了齐宫。

    外朝内寝的齐宫中,显阳殿并不出众显眼,在内寝之中的偏东处。

    这种事不宜再拖延,尽快选定了吉日举行登极大典。

    高澄受魏禅为齐国皇帝。

    追尊父祖自然不在话下。王太妃娄氏此时成皇太后,也迎入齐宫中奉养。

    世子高孝琬在登极大典第二日就被立为太子。同时太子生母元氏追谥为皇后。

    齐王府里果然空寂了。按照新的大齐天子的心思,旧邸仍令人看守洒扫。从前的齐王邸郎君们和生母都移入齐宫各有位份。

    柔然公主郁久闾氏因从前没有名份,现在也没有理由入宫。

    直到天子宣诏,月光才在很多日子之后再见到高澄。

    虽然修饰一新,此齐宫究竟还是彼魏宫,月光心里万般不愿意来。

    她被带来的地方名字叫做“瑶华殿”,在内寝之西侧。

    穿过永巷及过了重重宫室,就看到原本陷落在无数的飞檐雀替之间的瑶华殿。

    宫院中虽也精致华美,但在偌大的齐宫中还是囿于一方、形同囚禁。

    这天天气极好,碧空蓝得耀眼。此后的很多年,月光时时会想起这一天,只是没想到从这一天起她会一个人在这儿孤寂度日那么久。

    瑶华殿的庭院中冬日很空旷。月光进来就看到内宦肃立,黄门侍郎崔季舒正在庭院中。

    中庭有一方浅池,上有小桥,桥上站立着一人,只能看到背影。

    崔季舒看到月光等人进来,走过去向那人低语。那人转过身来,正是高澄。只是陌生得让人有些不敢认了。

    他穿着黑色袍子,更显得肤色白得像是透明一样,绿眸子格外慑人心魄。

    月光多日不见他,此时乍见心里狂跳不止,情不自禁向高澄走过去。

    高澄也从小桥上走下来,向她走过来。

    两个人止步时中间的距离虽短,却让人觉得不可逾越。

    不用再说,月光也能感觉到从前一切已逝。也不必再说什么不合适的话。

    高澄看看这庭院里凋零的冬景,没有看月光,问道,“卿喜欢此处吗?”他语气里没有关切,无意间透露了他的心思。其实他是不在乎她喜欢或是不喜欢的。

    月光是第一次到瑶华殿,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她也随着他的目光四处环顾,终究还是不肯附和他,回道,“陛下是要妾喜欢还是不喜欢?”她的声音里满是冷硬。

    这显然不是高澄想听的话。他重新转头来看着月光,漠然道,“我说过娶汝为妇,必不让卿心有遗憾。”他眼圈慢慢泛红。“卿所请之王妃我给不了,只能迎娶卿给朕做继后了。”

    月光几乎把唇咬出血来。原来在高澄心里王妃只能是元仲华一个人。元仲华是结发之妇,又是太子生母,自然是元后,她只能做继后。

    远远站着的桃蕊怔住了。她没想到月光公主最终会落得和落英公主同样的结果。

    月光忍了回去,跪下来道,“这是陛下隆恩。妾代柔然部族谢陛下之恩。只求陛下日后帮我兄长驱除突厥。”

    从前她总想着回柔然王庭。其实真的回去了又能怎么样?留在邺城,做这个皇后,这恐怕也是她能为柔然,为兄长做到的极致了。

    高澄神色轻松起来。“朔方郡公和朕约为兄弟,朕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想想两个人似乎已无话可说,只为了了结此事而已。

    等到高澄出了瑶华殿,崔季舒陪侍在侧慢步。

    雪后初晴,地上还有不尽的残雪。

    他放低了声音道,“大家立柔然公主做继后也算是给足了朔方郡公面子。”

    高澄慨然叹道,“西贼不除早晚是祸事,南朝大乱又近在眼前,也是脱不开的。自然要怀柔,朔方郡公虽精明,也算有情义之人。”

    颀长的黑色影子在雪中越走越远,越来越孤寂。


阅读设置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设置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① 精彩小说《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连载于天书中文网,更多关于《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内容, 请关注天书中文网。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www.tszww.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作者:沅汰原创)及有关此小说《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沅汰原创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