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阴阳道典 > 阴阳道典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加入书签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八百九十八章 雪的追忆

作者:胖亦有道    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

    t说起这两个男人,沐雪晴如今的观感与当初决然不同。

    比起锦衣华服彬彬儒雅的宇文太洛,粗衣简衫灰头土脸,甚至连把趁手的兵刃都没有的叶之尘就如土鸡瓦狗一样的毫不起眼。

    打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沐雪晴就感觉自己的姐姐疯了。

    她是温柔过头了吗?她怎么想的才会看上这样一个穷小子?

    皇子与乞丐的选择,这种问题还需要想吗?

    当然是选择前者了!

    尤其当初沐家老祖们松了口,准备打破传统允许沐家和宇文族通婚。如果沐雪灵能跟宇文太洛成婚,将来即便宇文太洛当不了皇帝,那至少也是个王爷,而沐雪灵则摇身一变,圣女王妃两重尊贵的身份同时加身,看遍大衍谁能匹敌?

    傻子都能明白的道理,聪慧的沐雪灵却偏偏不懂,一直纠结在两个男人之间迟迟无法做出决定,让沐雪晴愕然万分。

    更让她愕然的是,沐雪灵最后竟然选择了叶之尘。

    得知此事后沐雪晴当场就傻了眼,纵然讨厌沐雪灵,可她总归是自己的亲姐姐,沐雪晴不能置之不理。

    为此,她瞒着家里偷偷找上门去质问沐雪灵,连同在场的叶之尘一起给大骂了一通,骂姐姐猪油蒙心,骂叶之尘不知深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有很多很多难听的话,她统统发泄般的嚷了一通。

    那时的叶之尘一言不发,就那么静静地坐着,静静的看着她。没有愤怒也没有逢迎示好,不过却有一种很奇怪情绪,那种情绪当时的沐雪晴并不知道,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她才明白,那时欣慰。

    欣慰沐雪灵有这样一个关心自己的好妹妹。

    可惜当时的沐雪晴不懂,她以为叶之尘在嘲弄她。可沐雪灵却懂了,因为她自己也很开心,很开心自己这个平日里总是冷脸相待的亲妹妹总算打破了隔阂,表现出了关心自己的一面。

    哪怕表现这种关心的全都是些很难听的恶言恶语。

    沐雪晴至极还清晰的记得姐姐当初待她嚷完后所说的一句话,当时的场景甚至房屋摆设她都记得清晰无比。

    不顾妹妹的反抗,沐雪灵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眼神温柔的看着她,嘴角挂着暖心的微笑。

    “雪晴,你虽然与我同胞出生,但你确实还是个小孩子,有些事情你还不懂。爱,是有高低贵贱,但此种的差异并不是因外物而决定的,真正决定它的另有根源。”

    “切,说的跟真的一样,什么我不懂,你说来听听!”沐雪晴不服。

    沐雪灵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微微一笑将手轻轻按在了她的心口,柔声道:“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将来等你碰到你喜欢的人时,你就明白了。”

    这,算是姐妹俩最后一次正经的交谈了。

    之后沐家以家族的将来逼迫的沐雪灵回家,然后沐雪灵嫁给了已经成为太子的宇文太洛,随后宇文太洛登基沐雪灵入宫为后,姐妹俩再也没有过交流。

    不过沐雪晴乐得如此,没了沐雪灵的沐家她便是最闪耀的明星,是众星捧月的存在。最让她开心的则是沐雪灵的选择,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姐姐能有个好归宿,她这个妹妹着实是开心无比。

    直到很久之后的一个雪夜,挺着大肚子的沐雪灵忽然出现在沐雪晴的闺房,按住惊起的沐雪晴正色传音道:“如果我有不测,你切记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如果可以的话将来最好离开这里,如果不愿离开的话你也要牢牢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听从任何谣言,不要听从任何家族里的安排,尤其是宫里的指婚万万不可遵从!记住了吗?”

    “你...?”

    沐雪晴想开口,沐雪灵却罕有的露出一丝严色,厉声问道:“记住了吗?!”

    姐姐向来都是笑着的,用温柔的笑容驱赶着每个人心中的阴暗,印象里沐雪晴从不记得姐姐有过这种样子,当场就给吓住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松了口气,温柔的摸着妹妹长发,沐雪灵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沐雪灵一把拉住了她:“为什么?姐...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说的这么可怕?”

    “呵呵,不要担心,只是有些不好的预感,未必会发生的。”

    轻轻的挣开沐雪晴的手,沐雪灵温柔的看着她,眼中满是忧心:“只是,如果我不幸一语成谶,我的话你一定要牢记。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我已经错了一次,我不想你也走我的老路。”

    “姐姐,是...是因为孩子吗?”

    看着沐雪灵略显枯槁的容颜,旋即低头看向她高耸的肚子,沐雪晴很是担心。

    沐雪灵怀胎数年而不生,早已在皇都上层的圈子里传为了怪谈。有人说此子将来必定天赋异禀,是个绝世的奇才,也有人说此子有为常理难保是个怪胎。更有恶毒者私下言论,说沐雪灵怀的其实是个死胎,只是她不愿意承认,因此才以法力硬拖到了现在,要不怀孕的人怎么可能如她这般枯槁瘦削呢。

    凡此种种,但沐雪灵怀而不生确实是个未曾听闻的怪相。纵然修士有异于常人,怀胎的时间要比凡人久的多,但沐雪灵这么久的可从来没听说过,恐怕就是个神仙也早该生下来了。

    “不,不是因为他。”

    坚定的摇摇头,沐雪灵温柔无限的看向自己的小腹,双手轻轻的抚摸着,略显枯槁的脸上散发着让沐雪晴为之心颤的动人光辉。

    “他是个好孩子,我能怀上他是我的福气,只是将来能补能亲眼看他长大......唉......”

    留下一声长叹,沐雪灵消失在了房中。沐雪晴想拦却连她怎么走的都没看出来,只能傻傻的坐在床沿,呆呆的看着染着淡淡月光的窗棂。

    一种不好的感觉,渐渐地泛起心间。

    数月之后,宫中忽传噩耗,大衍皇后沐雪灵因难产而香消玉殒,大衍举国皆丧。

    虽然不可置信,但沐家只能接受这个现实。唯独有两人不肯相信,一个是她俩的父亲、沐家时任家主木方礼,另一个便是她,与沐雪灵夜谈过的沐雪晴。

    一个功至渡劫的骄女竟然因为难产死了,木方礼怎么也不肯相信,坚持要彻查此事,却被沐家老祖压了下来。

    为此,木方礼愤而弃去家主之位,闭关潜修谁也不见。而直到沐雪晴有一次无意间听到了别人的谈话,她方才直到父亲的退位并不完全是自愿的,其中有沐家几位老祖插手的影子。

    原本温暖融融的家瞬间分崩离析,让她无比陌生。更让她心寒的是沐雪灵的话竟然逐一应验,没过两年宫中果然再传皇旨,说是宇文太洛欲纳她为妃。

    理由很可笑,说是痛失爱妻的宇文太洛伤心欲绝,每每念及亡妻的音容笑貌都痛不欲生,深感愧对。因此,他想起了爱妻的妹妹沐雪晴,所以想以纳妃的方式将其接到身边,一来睹人思人聊解哀思,二来想要通过照料好沐雪晴来弥补自己对亡妻的遗憾。

    多么可笑的理由,亏宇文太洛能说的出口。

    更可笑的是,沐家还信了,老祖亲自发话让她准备,待两家择个吉日便行婚喜之理。

    至此,沐雪晴对沐家彻底寒了心。

    她想起了姐姐当年出嫁时,众人欢声笑语中的那双冷漠的眼,里面没有一丝感情,尽是漠然。

    她更想起了当年天一道尊临走前扔下的那句被沐家老祖列为禁忌的话:“你们这帮老东西就是一群蠢货,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坐井观天敢言博,烂藻稀泥充刍蒿!还谈笑风生装尊贵,老子眼里你们贱如草!我呸,草都比你们金贵!草!”

    初闻生气,了解后解气,如今思来确实极为贴切,那些顶着先贤之名的老祖们,除了修为比她高活的比她久,其他的一无是处,脑子里根本就是浆糊!

    尤其是她想起了沐家的一条祖训,沐家和宇文家可以同气连枝,但两条线永远都是无限贴近的平行,绝不可纠缠在一起。

    姐姐的死因不明,但想来绝对跟这条祖训有关。沐雪晴深信沐雪灵的死肯定跟老祖们违背了祖训有关,否则的话好端端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呢!

    害完了姐姐又想来害她,怎么可能?

    所以沐雪晴毫不犹豫的逃离了家族,不仅是因为婚事,更是因为姐姐临终前的嘱托。

    一路的追捕,几次险死还生,就在沐雪晴近乎绝望的时候,恰巧路过的百劫道人遇到了她。

    来到太虚宫,意外的发现了叶之尘也在这儿。当年的穷小子穿着还是那么寒酸,可是他的身份却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任神剑峰峰主已经亲口承认,他仙去后的下一任峰主就是叶之尘,不作他想。

    可那又如何?

    沐雪晴还是恨他,因为姐姐的死也有他的一份。

    可不断地接触下来,她从有事儿没事儿的故意找事儿,变成了沉默不语的共同追忆,乃至最后情丝牵系,一颗心不知不觉的充满了他的影子。

    至此,她终于明白了姐姐当年的那句话——爱,有高低贵贱,但分别差异的并不是外物,而是另有其他。

    那,便是心。

    而当年叶之尘看向她的眼神,她也终于明白了。

    那是欣慰。

    可惜,这种眼神再也不会出现了。

    当年那个充满活力的年轻剑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现在这个沉默寡言的无情剑圣。他的冰冷拒绝着一切外人的接触,很多人崇拜他却没有人愿意接近他,唯有沐雪晴例外。

    即便是情丝暗牵前也是如此。

    恐怕,这也是睹人思人吧。

    若是当年两人没有分开,若是姐姐嫁给了他,若是自己没有恶言相向在其中或多或少的起到了某些不好的作用,若是......

    那么现在的一切应该都会不同了吧。

    不知何时,骄傲的马尾放了下来,黑亮的长发温柔的撒在肩上,一如温柔的姐姐一般。娇蛮的沐家二小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的温婉的女子,待人亲切从最初的不适应渐渐成为了本能,沐雪晴恍然发觉这才是她最应该成为的样子。

    难怪当年姐姐总是说她那样不好,现在想来还是姐姐看的通透,当年的她不过是嫉妒而生的叛逆傲娇罢了。

    可惜,叶之尘还是那副样子。哪怕偶尔有过温柔的眼神,但沐雪晴看得出来,他看的不是自己,而是跟自己很像却比自己还要漂亮几分的沐雪灵。

    不过,这就够了。

    赎罪也好,情牵也罢,她都很满足现在的状态,哪怕她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希冀,希冀着有一天叶之尘眼里看见的是她。

    虽然这种想法让她有种负罪感,觉得对不起姐姐,但她还是暗暗希冀着,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这道美丽的彩虹。

    空间裂缝陡然出现,云娇儿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看见她坐在地上便落了下来,毫无半点架子的也一屁股坐在了她身边,小脸上隐隐有些丧气。

    “怎么了?”沐雪晴问道。

    “人跑了!”云娇儿有些气急败坏。

    哭笑不得,松了口气的沐雪晴轻轻的搂着她安慰道:“跑了就跑了吧,你没事就好。”

    纳闷儿的看着沐雪晴,云娇儿怪声道:“喂,小晴晴,我是来救你的哎,你觉着以我的实力会打不过他?我打不过他我还敢来救你?你是在怀疑我吗?”

    说着,云娇儿恼怒的挥了挥拳头表示自己的生气,眼尖的沐雪晴却在纤细的藕臂上发现了异样。

    “你受伤了?!”

    一把抓过她的手,沐雪晴仔细看了几眼,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白嫩的手臂上多了一块极不和谐的皱斑,就像是那块皮肤忽然偷跑了很多年抢先一步老去了似的,沐雪晴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千机万衍》所造成的伤势中的一种。

    那块肌肤的寿元,已经被夺走了。

    “没事没事,回头我闭关调养一下便好了,瞧你那样子,我又不是死了!来来来,给本姑娘笑一个,笑的甜点哈,要不就再也不喜欢你了!”

    云娇儿撒娇似的去扯沐雪晴的嘴角,对伤势满不在乎的样子。

    无奈的沐雪晴只能依言笑了一下,看着不满的让她重笑的云娇儿,心里暗暗担心。

    那块伤,可不是普通的调养就能养好的。那块皮肤的命缘已经被沐天聪牵动了,云娇儿恐怕要废很大一番功夫才能养得过来,而且能不能恢复原状还是两说。

    虽然影响并不大,但同为女子,她知道对爱美的云娇儿来说这是不可忍受的。

    想起她是为了救自己才受的伤,抵挡着云娇儿笑闹的沐雪晴心意暗动。

    要不要松开一丝封禁,助她一把呢?

    只松开一丝的话,道誓的反噬,自己应该没有问题吧?w


阅读设置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设置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① 精彩小说《阴阳道典》连载于天书中文网,更多关于《阴阳道典》内容, 请关注天书中文网。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www.tszww.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阴阳道典》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阴阳道典》(作者:胖亦有道)及有关此小说《阴阳道典》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阴阳道典》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阴阳道典》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胖亦有道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