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豪门小妻很迷人! > 豪门小妻很迷人!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加入书签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章节目录 276:【总裁的前妻】(终)整整几本我爱你

作者:九月如歌    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

    276:【总裁的前妻】(终)整整几本我爱你门被扣响,有佣人在门外轻声说,“先生,有位姓庄的先生找。”

    徐哲彥突然一个激灵,全身都瑟缩一下,他撑着坐了起来,听到“庄”这个字,仿佛看到了小鱼在哪里一样,“带他到书房等。”

    *

    书房

    比起徐哲彥,庄亦辰的神色好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一个人像被击垮,已经狼狈至极,一个人像是击得满身是伤也在奋力战斗显得悲壮而绝决。

    两人的位置坐得很对等,像一场公平的谈判。

    中间隔着茶几。

    庄亦辰并不喝茶。

    “小娅我带走了。”他这样说,淡淡的,目光却是淬了毒的剑,他睨向对面的男人,有一种想把他砍破的冲动。

    徐哲彥腾地站起来,“在哪里!你没有这样的资格!”

    “怎么?我说的小娅,你知道是谁?”庄亦辰跷着腿,口气淡淡,目光凶狠,“难道你也有认识的人叫小娅?”

    徐哲彥的眼内一闪而过的惊慌,“不认识!”

    庄亦辰冷冷哼了一声,“徐哲彥,你可以不认识邱小娅,但是这两年我庄亦辰在商界算是出了名吧?为了找妻子,找得出了名,你会不知道庄亦辰要找的女人是邱小娅吗?你敢说你没有在各大杂志,媒体上看到过我庄亦辰太太的照片?”

    “如果她早一点看到我当着观众的面的那些解释,你觉得她还会留下来?”

    “所以,你封锁了我的信息,一点也不透露我的解释给她听。我才查到,小娅这几年都不看报纸,不看杂志,不看电视,她几乎与外界隔绝,你是一个好丈夫,你满足她的这一要求,所以,你家里的频道都是少儿频道,点播也只有少儿频道,对吧?”

    徐哲彥面色大骇,“庄先生,不懂你在说什么。”

    “其实你在游乐园外面见到我时就认出了我,对不对?”庄亦辰冷冷一笑。

    “我走这一趟,并不想跟你争个你死我活,她是我的妻子,江小鱼不过是个假身份,她真正的身份是邱小娅,而不管你们离婚不离婚,都无所谓,因为江小鱼已经不存在了。”

    徐哲彥目眦腥红,他奔过去的时候,提住庄亦辰的衬衣,“你把小鱼还给我!”

    “小鱼?小鱼是谁?我不知道。”庄亦辰并不还手,“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应该好好的生活,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我相信,小娅在得知过去两年多,你一直废尽心力的隐瞒我的信息,她一定会恨你,但你也很清楚,她的精神状况一直都不是很稳定,我不想刺激她,不想她恨你。你在她心里可以活到永远,我也……不在乎……”

    徐哲彥一下一下的回不了神,他的眉皱着展不开,突然一笑,松开庄亦辰,讽刺道,“你真大方。”

    “如果可以选择,我不会选择大方。”庄亦辰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又补充,“我想,她会希望看到你过得好,那个孩子,你就让给她吧,如果爱她的话。”

    徐哲彥一怔,庄亦辰居然不知道?

    小鱼没说?

    “孩子和妻子,我都会夺回来。”

    庄亦辰回过头来,笑了笑,淡淡的,“徐哲彥,你可以这样做,可以和我一样疯狂,但是你和我不一样,如果我没了小娅,我就是一个人。我无父无母,没有长辈,没有亲人,我能输的,就是我的全部,我里里外外的所有,就是一个人加我所有的财产而已。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输得起,输得起你整个徐氏家族,你可以和他们对抗,强娶,可是你要看着他们和你我一起覆灭,我不介意。”

    徐哲彥从庄亦辰的眼里,看到了狠辣绝决的精光,那样的,置之死地!

    疯狂!

    庄亦辰一直都知道,他和小娅再在一起,需要让她重新接受他。

    这两年多,他没变,她却变了。

    她有了家庭,有了孩子。

    可是他还在原地踏步,还在当初。

    他知道这不公平,他想也许他一直都是这样一根筋的男人,当初为了报仇,他一根筋的想,一定要,必须要把仇人除干净,那样的信念一直在他的心里生根。

    她走的时候,他也是那样一根筋的想,一定要,必须要把她找到,然后在一起,也是这样生了根。

    他做任何事,都是这样的极致,事业同样如此。

    可能有些偏执,他认识得到,但是无法改变。

    他拉着她进别墅,她一个劲的问,“yoyo呢?”

    “yoyo我让李叔照顾着,会照顾好的。你别担心。”他细声的安慰她,他想,当初还是他伤害了她,一切的果,都是因为他的因造成的,是他担心她会害怕,不告诉她才造成了那样的后果。他不能怪她。

    “yoyo看不到我,会哭。你让我见见yoyo。”小娅的眼睛红起来,跟着他的步子,一起进了别墅,她的心不在这里,她的心在yoyo那里,那是她的命,她的命。

    谁也不可以替代。

    他有些生气,但忍了忍,一只手拉着她的手,一只手打开鞋柜,佣人都站得远远的,不忍过去打扰帮忙,因为从未看过先生带人回来,那个鞋柜,先生从未为了任何人打开过。

    米色的薄绒棉拖鞋,鞋面上是一对可爱的小熊,他弯身,把鞋放在她的面前,“小妖,这是你的鞋。”

    小娅没有看鞋,她心很慌,“yoyo呢?”

    他的脸冷了一下,“把鞋换了,我告诉你。”

    小娅赶紧换了鞋,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很害怕,她的脑筋里的絮开始乱飞,她不安惶恐。

    他拉着她上楼,走进卧室,拉着她走到床边,把她的手摁在床面上。

    床面上的被套是大红色,欧式宫庭款,厚厚的蕾丝边和荷叶边,很华贵。

    “小妖,这是你以前做的,还是那么漂亮,对不对?”

    他又拉着她走到衣柜边,打开橱门,里面挂着的衣服都按颜色分类,他把她的手拉过去,滑拉一过,“小妖,你看,这些衣服都是你以前做的,一点也没有变,对不对?”

    “还有,你看我们的婚纱照。”

    “小妖,那天我还给你买了双鞋,后来逢节和你过生日,我都有给你买,我带你去试试。”

    小娅的神经开始拉扯,疼痛,她看到这间屋子,就看到当年有个女人,她坐在地上,疯狂的剪着那些面料,然后拖着行李箱离开,离开之后,回到清风苑的房子,她用打扫房间来打发时间。

    她好寂寞,她天天在等,等一个叫庄亦辰的男人后悔,后悔之后去找她。

    可是她没有等到,她等不到。

    她不等了,她离开。

    她白天像个正常人,可是一段时间后,夜幕一深,她便不受控制的自残,她不想,她很想控制,可是她做不到,她撞在墙上,墙壁发出“呯呯呯”的响声,墙上沾满了鲜血。

    她咬破了自己唇,痛恨自己容易陷进爱情,痛恨自己不长教训,她打自己,骂自己不争气,然后哭着哭着的喊着“庄亦辰”的名字。

    她就这样看着那个女人的过往,泪流满面。

    她被人抱住,被那个叫庄亦辰的男人抱住,听着他说,对不起,小妖,我不是有心的,不是。

    “亦辰,过了这么久。”

    “还不久,才两年多。”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你能明白吗?”她再婚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从今年春天开始,她已经决定放下那些执念,平淡的生活。

    “能,因为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

    “让我带yoyo走吧,就算当年有误会,也过了这么久,物是人非,我们都变了。”

    “我没有变。”

    “我不会回哲彥身边,我只想带着yoyo生活,你放过哲彥吧,放过我吧,你让我走……”

    他的胸腔开始起伏,起伏里是蒸腾着的怒气,他不能发作,他以为她会感动,曾经为了找到她,她甚至同意让记者进这间房间拍摄,他在镜头前告诉她,他把这些东西都补好了,但是补得很精细,不会太牢,所以,他不敢洗,等她回来后,希望她可以再做一些。

    那么多的人,感动得哭。

    连江钊,江钊都不敢在他的面前提一些触动的事情。

    可是她没有,她想着的只是她和徐哲彥的女儿。

    孩子,永远都是最大的牵绊。

    他握着她的肩,把她推远了一些,“小妖,给我生个孩子。”

    她震惊不已,“你说什么!”

    他有些急,“你给我生个孩子,你说过,会替我生孩子。”

    她推开他,激动的说,“我这辈子,只会要yoyo一个孩子,我不会再生了!”她不会再生了,有孩子的那种感情,她也经历不起了,她有一个,一个就够了。

    他的理智,有些不受控制的崩盘,心里那些原本想要包容的东西,开始在炸开,她可以外面生孩子,那是他造成的,他不能怪她,但是她不能拒绝生他的孩子,有了孩子,她才会心心念念的想着他。

    “我不管,你要给我生个孩子。”他抱着她,亲吻,“小妖,给我生个孩子。”

    “我只要yoyo,我只要yoyo!”她挣扎着去躲,她知道,她和庄亦辰离了婚,她现在是徐哲彥的妻子,庄亦辰不能碰她,绝不可以!“庄亦辰,我的丈夫是徐哲彥!”

    “徐哲彥的太太是江小鱼!你们那个结婚证,根本就是张废纸!”他把她压在床上,朝她吼,他又忘了,他该不吼她,他应该哄着她,可是他的嫉妒就是这样不受控制的讨厌她提起那个男人。

    “庄亦辰!!!不可能了!”

    “为什么啊?小妖,你为什么可以对我这么狠毒?你现在简直就是……百毒不侵了,你还要我做什么?”

    她笑了笑,笑得眼里都起了泪光,狠毒吗?庄亦辰,你可知道,我曾经也深中你的毒,无可救药……那么些日日夜夜里,多少次我都差点毒发身亡,我并不是天生的百毒不侵,我怕,怕再中毒,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

    他摁住她,看着她眼里的那些拒绝,眼眸子里都淬着火,他咬眼道,“好!邱小妖!如果你想在外面生的那个小杂种活命!就给我也生个孩子!”他残忍的一笑,“你知道的,我连亲哥哥也可以动手杀死!”

    她心在抽动,他居然说yoyo是小杂种!

    他怎么可以?

    活命?对啊,他的身边都是仇人,她一定不会把yoyo留在他的身边,她要平静的生活,yoyo就算过不上大小姐的生活,她也不要她经历那些可怕的事,yoyo无忧无虑才是她的初衷。

    就算他骂yoyo是个小杂种,她也不会告诉他,yoyo是他的女儿。

    万一多年后的某一天,有人把yoyo吊起来,用枪对着,让他选择,该怎么办?

    她再也经历不起。

    她的几年,过完了她的一生。

    她够了,什么情啊,爱啊的,她都不要。她只想要和她的女儿,平静的生活。

    他看着她的眼里突然汇积了泪水,她瑟瑟发抖,他开始后悔,他抱着她,自己也忍不住瑟瑟发抖,他抱她抱得有些紧,她是怎么放下的?他应该怎么跟她学?“小妖,给我生个孩子,生个孩子就好,生了孩子,你想带yoyo离开你就离开,我不拦你,你留个孩子给我……”

    她怔着,怔着,怔得有些失神,她知道他的手段,如果他坚持的事,他不会放弃,“你说的~”

    “嗯。”

    “我不一定生得出来儿子。”

    他温声说,“女儿也很好。”

    “好。我需要跟你签份协议,生下孩子,出了月子,我就离开,生下来,你不要让我看见。”她做过母亲,她知道,有时候,一眼便是一生。

    但是,如果她不给他生,yoyo怎么办?

    “好,只要你能生下我的孩子,我就放你和yoyo走。”他从她身上下来,弯着身替她揩泪,然后站直,“我去拟协议。”

    小娅以为,庄亦辰会很快来碰她,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回来和她一起吃饭,然后跟她说一些好听的话。

    自从她签了协议,庄亦辰就把yoyo给她抱了过来,还把徐氏的资料拿给她看,慢慢的一切都正常了,他不忘补充,“一切的平静得来不易,小妖,别破坏了。”

    她知道,他在威胁她,不过只要徐氏没事了,就好了。

    她有yoyo,徐哲彥有事业。

    总不能什么都要

    李涌整理着庄亦辰的房间,把病历收起来,“少爷,公司就先不要去了吧,才做了手术。”

    “不碍事,医生说结扎而已,第二天就可以工作。”他这些年花了太多的时间用在找她的身上,现在她回来了,他得把公司的事处理好。

    “少爷,既然少奶奶都答应了生孩子……”

    庄亦辰凄苦一笑,“李叔,我不能让她怀孕,你知道的,她比我都……狠。”

    他说完这句,李涌便不忍心再接下去,“少爷,徐氏那边?”

    “跟他们董事长谈,我这里可以借钱给他们渡过这一关,不用利息,但是他们要负责把徐哲彥管好,否则的话,我不会雪中送炭,我会雪上给他们加霜。”

    “我这就去。”

    庄亦辰知道,这一切现在的苦果,都是他自己酿来的,小娅当初是掏了心给他,是他自己太过小心谨慎,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他现在还能承受的,他都在承受,他不能承受的是小娅再次离开她。

    他知道这两年多熬过来不容易,他想过很多结局,现在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他知道小娅对徐哲彥有感情,但更多的,可能是希望他安好,所以徐氏的状况,他会帮忙。

    徐哲彥有徐家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拖着,闹不出来大的风浪,心痛,谁都经历过,但每个人的责任不一样。

    徐哲彥的责任是徐家。

    而庄亦辰的责任是邱小妖。

    他身边没有人,只有这一个。

    他从家里出去,又去了公司,打电话让夏浅和朵儿过来陪小娅。

    朵儿的双胞胎儿子。

    夏浅的女儿跟yoyo差不多大,孩子还拉在手里,肚子里又已经有了一个。

    她跟小娅埋怨,“别人都无所谓,我是真不想生了,可是爷爷对我太好了,我就觉得不生个儿子,对不起他老人家似的,秦家就非言这么一根苗,没个儿子怎么行?真烦人,当时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多生几个儿子。”

    小娅看着夏浅一脸的幸福,摸摸她的脸,“浅浅,多想想非言的好,怀孕期间可要快乐些。”

    花园里四个小孩玩得汗流夹背,三个妈妈坐得远远的,来的时候,江钊和秦非言都给朵儿和夏浅打过招呼,叫她们不要乱说话,多说说怎么带孩子,给孩子吃些什么,孩子到了这个年龄段,应该玩些什么,以后给孩子学什么。

    总之,除了孩子以外的话题,不准聊。

    夏浅已经不是以前的夏浅,她已经能分得清楚很多事,而且虽然她总是对秦非言大声大气的,可是秦非言说的道理,她其实从心里面都愿意听。

    朵儿自是不用说,她一向都唯江钊的话马首是瞻,江钊就是她的偶像,江钊说不能讲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

    时间过得很快,女人即使是说孩子,也能说上整整好几个小时,小男孩的保护弱小的意识从小就有,特别是两个妹妹跟着跑的时候,更能显得大哥哥的风范,虽然都还不过是三岁不到的孩子。

    孩子什么都忘得快,每天yoyo都会要爹地,庄亦辰很注意,也从不在yoyo的面前抱小娅,而是单独去抱着yoyo满园子的玩,他想,如果他要和小娅在一辈子在一起,小娅那么爱yoyo,不论他心里有多嗝应这个孩子是另外一个男人的,但他都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去接纳。

    但他发现,他好象和这个孩子很有缘,他看到这孩子一笑弯了眼就像看到翻版的小妖在笑一样,别提有多可爱。

    有时候上班也会想到,yoyo是个可爱的孩子,他结了扎,其实yoyo在小娅身边也不错。

    时间一天天过,他就觉得并没有强迫自己去接受,去接受,好象已经习惯了,那孩子看起来也是一天天的开心起来。

    开始会想爹地想得哭,现在却很黏他,要他讲故事,说爹地晚上会讲故事,爹地工作忙,叔叔给我讲故事。

    他就拿着书,读着故事书,后来慢慢的学着用起伏跌宕的声音给孩子讲故事,他看着yoyo在他的声音结束后,慢慢入睡。

    他想,小妖啊,你以前说,会给我生孩子,却给别人生了一个孩子。

    庄亦辰没有碰小娅,小娅却越发的坐立不安,她住在这幢别墅里,总是会做梦,梦到庄亦风,绑架了她的女儿。

    她想走,想立刻带着yoyo走。

    她半夜起床,推开了庄亦辰的卧室,她站在他的床前,“庄亦辰,你放我走吧。”

    他坐床上坐起来,大红的床上用品上,铺着另外一套床上用品,他怕睡脏了,总是在第二天起床后,让人把睡过的被套收起来。

    他下床,“小妖,你又干什么?”

    “我想带yoyo走,别把我盯这么紧,好不好?”

    他笑了笑,“可是我的孩子,你还没给我生。”捉起她的下颌,吻了一口,又抱起她,轻轻放在床上,“你这么晚的过来,这是在邀请我吗?说了生了孩子才可以走,你这么迫不急待的,是想马上生了我的孩子,走吗?”

    他没等她回答,便口勿了下去,缓缓的,浅浅的,然后蚕绵至极的,撕磨着她的chun片,口舌,听着她唔唔的叫,还在争扎,他带着揶揄的声音,“你不愿意让我碰你的话,孩子生不出来,生不出来,你怎么走?”

    他看她妥协,便一路口勿着她的肌,*着她的肤。

    他捂上她的眼睛,舌拂进她的耳心,“小妖……”

    他*在她身上,感觉到了她shen躯一震,口勿她便也越来越急,感受到她的氐抗和争扎,他心里难受得也是无以覆加,他知道,他们之间,回不到当初,在当初的,只是他自己。

    可是他放不了手,他只能多花一些精力去挑——豆她,把她身体里的那些晴yu都点燃起来,虽然他已经恨不得立刻就要了她,可是他天天的忍,到现在还得忍,别无他法。

    直到她的shen,体为他打开。那样畅滑的让他进如。

    在没有拥有的时候,他想,他是有洁癖的,也许他真的会受不了,他会接受不了,可是当他真的再次拥有的时候,他就想,终于,终于回来了。

    是他的,还是他的。

    之后的每一天,庄亦辰偷偷的抱着yoyo,教她叫他:“爸爸。”

    yoyo不过才一岁半,根本不懂爸爸和叔叔有什么不同,这个时候的孩子,教她叫谁爸爸,可能都会叫。

    慢慢的,yoyo天天叫庄亦辰“爸爸”,慢慢的“爹地”这个词,也甚少从她嘴里听到。

    小娅知道,却并不阻止,因为她知道,yoyo不记得徐哲彥也是好的。

    反正她以后不会跟任何人在一起。

    也许因为,她每次听到yoyo叫庄亦辰“爸爸”的时候,眼睛,总是那样忍不住的开始犯潮。

    她想,她不该的,她不应该做一个随意可以感动的人,不应该。

    她已经够了

    一年后秋

    小娅再次从医院里出来,她已经无数次的去检查,都说她没有问题,身体正常,可以怀孕。

    可是她就是怀不了孕。

    “太太,其实怀孕与否,不一定都是女人的问题,有些是男人的问题。”

    “不会,我和我的先生已经生过一个孩子。”

    “男人的身体是会变化的,现在的社会高强度的压力,会导致男人京子的成活率低,影响受精,不如你带你的先生一起来检查?”

    “嗯。”她答应了,可是她该如何跟庄亦辰开口?

    今天是周六,庄亦辰带着yoyo出去玩了,所以她可以一个人出来。

    他总是这样,如果要带yoyo,一定会叫保镖跟着,如果她一个人出来,想去哪里都可以。

    他知道,yoyo就是那根牵着风筝的线,只要线在他手里,十个邱小娅也不可能会跑,他有了yoyo,就可以把她捏得死死的,偏偏她没有报警,说他软禁。

    也不知道是不愿意告他,还是不想让yoyo的生世爆光。

    小娅回到别墅,佣人对她很恭敬,她上楼到他的书房,她会定期的去看看,徐氏怎么样了,他从来。

    徐哲彥出面收购了国内一家老字号的金店连锁,看似温润的男人,做事情却步步为营,她知道,他向来优秀。

    她想,她不应该再关注很多,他很好就行了

    庄亦辰抱着yoyo回到别墅,路过大片草坪,往主楼走去,“yoyo,洗个手洗个脸才能吃水果哦。”

    yoyo搂着庄亦辰的脖子,呶着嘴说,“我知道,爸爸真罗嗦。”

    李涌跟在二人身后,笑了笑,旁边王嫂轻声说,“还别说,yoyo真是跟先生越长越像了,这孩子啊,就是带带就亲了。”

    李涌愣了一愣,庄亦辰已经抱着yoyo进了主楼,他的眉头皱了一下。

    庄亦辰刚把yoyo抱进楼,就有佣人过来,“先生,太太在楼上书房等你,说是你回来上去找她。”

    庄亦辰把yoyo交到佣人手里,然后上楼,进了书房后,他看到小娅转过身来看着她。

    “小妖,怎么了?”

    小娅将病历报告及一系列单据扬起来,义愤填膺,“这是什么?”

    庄亦辰眸色一沉,“你翻我东西!”

    “姓庄的!你明明做了节育手术,却要我给你生孩子!”

    他看到她气得发抖,唇也在抖,脸色很难看,有一种歇斯底里的愤怒。

    他原本有些害怕,可是他知道有些谎言总有被戳穿的一天,迟早都要面对,那双细长勾魂的眸子,噙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那又如何,这辈子你生不出我的孩子,就是死,也只能在我跟前!”

    她看到他那样子,又狠,又绝,但那说那一句“那又如何”的时候,像在描述一件稀疏平常的事,仿佛传宗接代,不过是小儿科。

    愤怒之后,她只剩下呼吸,一声声的,有时候轻,有时候重,有时候急,有时候缓,然后,她觉得体力有些不支,看到眼前的男人,从清楚,到模糊……

    下滑的身体,她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迅速过来把她抱起来,他坐到沙发上,把她放在腿上,她已经听不清声音,但是还是听见他说,“我其实除了你,什么也没有了,我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小妖,如果你肯跟我相依为命,不要自己的孩子,也是可以的,反正我死了,什么也看不到……”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许只是暂时,哪怕是暂时,他这样的想法也是那样直接的蹦了出来。

    爱一个人是什么样?

    他不能解释,也解释不透彻,无法用书面的语言来形容。

    他只知道,爱一个人,就要和她在一起,什么成全,什么祝福,他不懂。

    他知道她的心都死了,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徐哲彥,有的不过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情,好象就是相处久了该有的情意,也许她对徐哲彥是亲情,是依赖的亲情。

    她心里的爱情,开不了花,是他亲手终结了的,即便是误会,可是他错过了最佳的时期弥补。

    在她最绝望的那段时间里,他没在她身边。

    她苦苦的熬过来,熬的过程中,她心里那些憧憬的花,全都枯萎了,以前她会为了康以云去死,是她年轻。

    但是经历他过后,她是一样东西也没有带走的离开,他知道,她只是想证明自己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去死,她会活得好,换一种身份,换一个名字,一条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她想忘了他,忘记那些伤害,重新的活得潇洒,他知道,她疯了,精神失常。

    她越是努力的想要证明自己坚强,不会为了爱情寻死觅活,越是想要平静的自力更生,便越是在那条胡同里走不出来,她自残,不能控制的伤害自己。

    又在意识里拼命的拉扯自己不准那样做,不可以那样做,身体里两个人在斗争,把她整个人斗得疯了。

    所以,他没有把徐哲彥怎么样,虽然徐哲彥故意封锁他寻找她的新闻。

    但是那段时间,她精神失常的那段时间,是徐哲彥照顾了她,否则她还有没有机会站在他的面前,尚是未知。

    她听见他说,相依为命。

    他怎么可以用这四个字,这样凄凉,苦楚的四个字。

    他有那么雄厚的家业,相依为命,那是适合苦苦为了生活奋斗的人,这四个字怎么可以让他拿来用?

    她想说出来,可是她张不开嘴,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的力气,都被他的话给抽空了。

    他抱她回房间,把她放在床上,没有入夜,他便搂着她,哄着她睡,“小妖,不怪我钻了这个空子,我知道你是倔强的人,可是,我也有我想要执著,想要坚持的东西。你舍不得yoyo,可是我,我可以不要孩子。所以我能赢,小妖,这次我比你狠,所以,你只能在我身边。”

    她没有回答,只是闭着眼睛,任着眼睛从细细的闸缝里滴下来,落在床单上。

    从这之后,他不再以要孩子的理由跟她上床,她也不再进他的房间。

    他只是带着她去商场,买鞋子,可他发现她变了,不是很喜欢高跟鞋,她喜欢穿一些舒服的款式,她说,“带yoyo很累,穿高跟鞋,脚累。”

    “家里有保姆,不用你总抱。”

    “孩子是我的,也抱不了几年,她长大了,就不会要我抱了。”

    他听到她语气里的心酸,他很想说,小妖,我们再生一个孩子,你又可以有孩子抱了,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也不敢,因为他没有她狠,他不敢尝试。

    李涌的电话打来,庄亦辰接听了一句,而后身躯一震,目光落在小娅身上,他的眼睛开始发红,有了水光。

    “少爷,我刚拿到dna鉴定,你别激动,其实我不是想要背着你做这件事,我只是听着好几个下人在议论,心里疑惑,就取了你和yoyo的头发去做鉴定,少爷,yoyo是你的女儿,百分之百的,百分之百的!”

    电话落在地上,电池摔了出来,他看着小娅,看着她正低着头看脚上一款平跟的鞋,脚还一踮一踮的跟营业员说,“好象大了半码,但是小一码会紧。”

    他心里的那些五味瓶,全都翻了,全都翻了,翻得他心里那些滋味,一阵阵的无法控制的汹涌起浪,那些五味瓶里,一定有芥茉,辣椒,他控制不住的,落下泪来。

    yoyo是他的女儿!

    yoyo是他的女儿,不是徐哲彥的!

    她怎么可以这样骗他,骗得他这样痛苦,那些路过的人,就这样看着他,低低议论还指手划脚,他就流着满脸的泪看着她,她抬起头来看到,一惊,忙问他,“你怎么了?”

    他只是用力的,用力的抱住她,勒得她疼得叫不出声来,他抱住她,说不出来话,放肆的流着泪,他低头,咬在她的肩膀,用了力,那些压抑的呜咽之声,在他的齿缝和她肩膀的肉间传了出来。

    她疼,肩膀上的疼,因为他这样在她面前,在大庭广众之下落下的泪,那肩上的疼,突然间冲到了心脏,疼得她缩成一团,叫不出来。

    他抱起她,她的脚上还只穿着一只鞋,打横抱起来就走。

    保镖很懂事的在后面付了钱。

    “干什么。”

    “小妖,我该怎么报答你?”他的脸贴在她的脸上,一边走,一边说低声说,“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

    她不明所以,“你不欠我,要什么报答。”

    “yoyo是我的女儿,对不对?”他在想,在她精神失常的情况下,如何生下yoyo,那么可爱的yoyo,那么漂亮的yoyo,那么伶俐惹人喜爱的yoyo。

    她愣得说不出一个字,脸上贴着的水渍,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

    阳光总是这样绚丽,庄亦辰学会了做蛋糕,专门请了西点师教他,yoyo觉得他很棒,看着他做出来的蛋糕,挤上巧克力,草莓酱后,可以变成可爱的小公主或者小狗,或者小熊,一个劲的拍手叫好,“爸爸,你好棒,好棒!”

    他把小蛋糕装在盘子里,蹲下身来,“爸爸喂yoyo吃,好不好?”

    “不要,我要把蛋糕存起来,不要吃,吃了小狗狗就没有头,没有尾巴,没有眼睛了。”yoyo很失落,她的眼睛里,是善良的光晕,好象真的会伤害一只小狗狗。

    “吃了爸爸再给你做?”

    yoyo摇头,她的声音还那么奶声奶气,“爸爸下次还是给我做西瓜和草莓还有蔬菜吧,小狗狗不能吃的,你看我们家的冰淇冰多可爱,她看以我吃小狗狗,会伤心的。”

    冰淇淋是庄亦辰养的狗,yoyo很喜欢,天天都要和它玩,有很深厚的感情。

    庄亦辰揉揉yoyo的头,“好嘞,我们不吃小狗狗,爸爸马上给yoyo做个草莓!”

    小娅站在厨房外,看着父女二人的互动,她转过身去。

    她想,有些东西,就算庄亦辰不说出来,父女的天性,也会让yoyo跟他亲近

    隆冬,大雪。

    那样拥挤的人潮,那些成串的车流,都是城市的符号。路边,徐哲彥站在小娅的面前,大雪一片片的呼啦飞着,乱舞着,粘在人的衣服上,头发上,眼睛毛上,呼出的气,一团一团的。

    “小鱼,跟我回去,好吗?”

    “哲彥,我离不开yoyo。”

    他苦涩一笑,“你是离不开庄亦辰吧。”

    “……”她摇摇头,“我可以离开任何人,却离不开yoyo。”

    “你是想说,你离得开任何人,包括我,对吗?”

    “yoyo,是我的命。”

    “小鱼,你也是我的命。”

    她半晌说不出来话,甚至不敢看他,他眼里的痛苦,会灼痛她,“是我太自私,害了你,哲彥。”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只是两个人的眼睛都犯了红。

    她看着他转身,看到他凄凉的笑,那些恍惚的,除了神识,还有雪天驾驶的车轮,那样不受控制的朝着他冲过去。

    他听到背后的女人惊声尖叫:“哲彥!小心!”

    背上一道力量推过来,他扑向前方,跌到在地,听见有闷闷的一声“呯”。

    他听见刹车片的声音,车子的轮胎在雪地里打滑。

    庄亦辰的人见状四面八方的冲着马路上奔去。

    *

    医院

    “输血,挂氧,心脏起搏!”那些声音此起彼伏。

    庄亦辰的拳头,就这样不偏不倚的砸在徐哲彥的脸上,他心里抽痛得厉害,他想要歇斯底里都叫喊不出来。

    徐哲彥闷闷的接受,没有还手,他耳朵里只剩下她在他怀里的那些话,那样的弱,那样的虚软,“哲彥,如果我是你的命,我把它……还给你,好好的生活,娶妻,生子,对……不起你,我……这辈子,唯一感觉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不要……哭,哲彥,我现在突然很高兴,我感觉……好轻松,这几年,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轻松过,我……好累,我不担心,yoyo有庄亦辰,他会好好……爱她,会照顾好她,父母有浅浅,他们有外孙女,会坚强的……活下去,哲彥,不要哭,其实你要为我……感到高兴,我现在觉得好轻松,好轻松。”

    她的手,冰凉冰凉的摸在他的脸上……

    他趴在地上,眼泪滴落在地板上。

    他不该来找她,他以为他做了万全的准备对付庄亦辰,他上次被打倒,是因为猝不及防。徐氏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倒下?这次他不会允许。

    可是看到她眼里的那些光,他知道,她不愿意跟他走,他很失望……

    庄亦辰原本想要大方一回,他不应该像徐哲彥那样,故意不让她知道那些消息,他只是派人跟着,保护她的安全,哪知会出这样的事故,突发的事故!

    “你现在满意了吗?徐哲彥!”

    徐哲彥不回话,“我在这里,等她醒过来。”

    “她如果醒不过来!我要你偿命!”

    他抬头看着庄亦辰,只是淡淡一笑,仿似已将生世置之度外,他撑着站起来,坐在凳子上

    冬末,雪化。

    病房里还是一股子药味,花瓶里的花香和消毒水的味道裹在一起,怪得很。

    庄亦辰端着粥,细心的吹,喂进小娅的嘴里,她不吃,“没味道。”

    她醒来,他高兴得很,声音也不敢提高半分,“吃口粥,再吃菜,好不好?”

    “不,我不要吃。”

    “那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让人马上给你做。”

    “庄亦辰,我要跟你结婚,我告诉你,你不跟我结婚,我就跟你分手!我都25岁了!”她气呼呼的推开他的碗,那碗打在地上,碎开,粥溅了一地!

    他的手还是空抓在半空,像是手心里还握着一只碗,他的身体一僵,有些不敢相信,有些颤声,“小妖,再等等。”

    她坚定的说,“不等!我还有几个四年!再过四年,我都快三十岁了,不等!要么结婚,要么分手!朵儿年纪那么小都结婚了,连浅浅都结婚了!你不娶我,我就去找一个愿意娶我的人!”

    他眼泪流出来,“你敢!”

    她哼了一声,“你看我敢不敢!”

    他抱着她,“小妖,那我们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真的吗?”

    “真的,我还送你一场盛世婚礼,我还给你一个公司,还有股票,好不好?”

    “真的吗?”

    他的心,疼得裂开,可是看她现在这样,他又高兴,“真的。”

    她抽泣着,“庄亦辰,你别骗我啊。”

    “我不骗你,以后,我几点吃饭,几点下班,要去哪里,要做什么,统统告诉你,绝对不骗你,小妖,以后我都不骗你,不瞒你。好不好?”

    她擦了脸上的眼泪,噘着嘴,认真的说,“婚纱我还是自己做吧,你的礼服我给你做。”

    “嗯,我的衣服向来都是你做的,礼服自然也要你做。”

    门外一道身影,僵颤之后,落寞离开,她让他,娶妻,生子

    一个月后,庄家郊外的别墅里,又在吵架,“庄亦辰,你要是不跟我结婚,我就跟你分手!”

    “好,明天就结。”

    “你别骗我啊。”

    “我不骗你,以后都不骗你,不瞒你,好不好?”

    “我去做礼服,一定要请朵儿和浅浅啊,我一定要炫耀。”

    “一定请,她们一定不能少,买最大的钻戒。”

    海城一个年轻富翁,一个季度内,办了三次婚礼,次次斥资千万,三次婚礼都是同一个新娘……

    有人笑痴,有人说傻,有人说,情到浓时,何来痴傻?

    小娅在外面园子里走了一圈,想着应该怎么设计礼服,站在原处就是半个小时,也没人敢去打扰她。

    结果回到主楼里,脚冻僵了,冻得不行。

    庄亦辰一看她冻得鼻头都红了,又担心声音太大,吵到yoyo睡觉,便压着声音重重训斥佣人,“你们怎么照顾太太的?”

    “先生,太太不让我们过去打扰。”

    “小声点,真没风度。”小娅白了庄亦辰一眼,又挽上他的手臂,“亦辰,我上去泡泡脚就好了。”

    脚泡在水里,便被温暖包围,小娅舒服的吐了口气,“真舒服。”

    庄亦辰蹲在地上,摸揉着她的脚,“以后出去,别站那么久,要是冻久了,会把皮肤冻坏掉。”

    “亦辰,你别给我弄。我自己来。”小娅觉得,她应该给他洗脚才,顿时有些害怕,害怕他嫌弃她,不要她。

    “别动。”他又揉了好一阵,才拿过毛巾铺在自己的腿上,把她的脚放在毛巾上,毛巾一裹,包上她的脚,将水渍擦干。

    一双脚捏在他的大掌里,他的手很温暖,把她的脚放进心口里,“我说的话,记住了吗?以后晚上再这样站在外面冻僵了,我要生气的。”他知道,自从她的精神状况又出了问题,她对他的话,总是听的,除了说结婚的事,从来都是很强硬。

    平时,他说什么,她都听。

    “我以后不敢了。”

    看她那样,嘟着嘴,怯怯的,他就想笑,“小妖,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爱你。”

    她傻愣着,嘴微微张着,眼睛瞪着,眼睫眨啊眨啊的,眨出了眼泪花,“你骗我!”她从凳子上跳起来,踩翻了水。

    她的拳头打在他的肩头,哭闹不止,“庄亦辰,你骗我,你什么时候说过?你什么时候说过!你再说一次,再次一次!”

    他站起来,搂住她,吻着她脸上的泪,“我昨天才说过,早上才说过,下午也打电话跟你说过,是你忘了。”

    “我怎么会忘?一定是你骗我,一定是你骗我!”她哭得厉害,拳头也打得密集。

    她突然推开他,赤着脚,跑进书房,佣人听到这边响动,赶紧进屋打扫。

    小娅进了书房,拿了一个新的笔记本,抽开一支笔,她看了看墙上挂钟的时间,年月,时分,分秒,一一记下来,后面加一句。“庄亦辰对我说,我爱你。”

    多年后,书房里好几个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录着,年月,时分,分秒“庄亦辰对我说,我爱你。”

    “庄亦辰,朵儿和浅浅她们都有两个孩子。”

    “嗯。”

    “我们为什么就yoyo一个?”

    他心里一喜,亲吻着她的额头,“过段时间,我们也生一个。”输精管接爻手术,也不是大手术,但是接好了,总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能要孩子的,他想,只要她愿意要,他当然希望再多有两个孩子。

    “真的?”

    “真的。”

    “那明天我们就跟yoyo说,再添一个小朋友跟她做伴吧。”

    “好。”

    (庄娅番外,完)

    这个番外终于在我的坚持下,按照最初的想法写结束了。


阅读设置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设置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① 精彩小说《豪门小妻很迷人!》连载于天书中文网,更多关于《豪门小妻很迷人!》内容, 请关注天书中文网。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www.tszww.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豪门小妻很迷人!》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豪门小妻很迷人!》(作者:九月如歌)及有关此小说《豪门小妻很迷人!》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豪门小妻很迷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豪门小妻很迷人!》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九月如歌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